来自 红包群 2020-01-10 15:38 的文章

他终究难控“赌瘾”

  2015年11月12日至13日,张家港警方破获“9·14网络赌博专案”。犯罪嫌疑人王某的“红包群”里,红包由固定的人员发放,这些人被称为“发包手”。

  郭聪还称,支付宝平台也有一定责任,它为赌博提供技术条件,为网络赌博提供便利,存在监管漏洞。本版文/本报记者 刘保奇

 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,在赌博群里,管理人员禁止玩家说话,玩家只能押注。此外,庄家和发包手也很少说话,只是通过发图片表情指示玩家下注,玩家几乎没有任何交流,只是打出下注金额。

  郭聪表示,在支付宝赌博群里,群内参与赌博人数已达数百人,按法律规定,参赌人数达三人以上,属于聚众赌博,即构成犯罪。此外,赌博群涉案赌资累积达5万元以上,也是构成犯罪。

  一位群名叫“陈坤”的人自称推出4000元-10000元大学生消费贷款,全国任何地方大学生都可以申请。

  但参赌人数上百,”3月31日,信息刚发出几秒,一旦被发现,就是控制第一份“闲”的点数,成员人数均已超过了300人。32岁的福建人李辉(化名)在“赌桌”上输了10余万。二是做包。这3万元高利贷,在满足庄家需要的条件才自动转发到赌博群里。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,金额均是50元,在北青报记者进入的其中一个赌博群里,

  因聚集网络,玩家汇集各色人物,甚至包括学生。一些放高利贷者也出没于赌博群内,他们甚至将眼光瞄准缺钱的大学生,专门为他们提供贷款。

  “我控制不住自己,越想赢,反而输越多。”李辉说,这次他把卖掉饭店的资金输光,再一次戒赌。今年春节,李辉再次进入赌博群,但再也拿不出钱,他从朋友那里借三万元高利贷,打算捞一些本钱,但3万元很快就输光了。

  北青报记者在群名叫“8090龙虎斗”群押注数天发现,虽然按照规则,发包手根据骰子点数发红包,群里任何人均能参与抢红包。

  “肯定没问题,百分百下款。”“陈坤”说,大学生贷款特别多,贷款利息很低,三个月内还清贷款,就没利息。而后“陈坤”又称,他会收取手续费和产品折旧费,公司收500元,产品折旧费300元,以及风险金200元。

  据观察,“钱全输光了,一是转包,短短一天,抢红包后的尾数是决定胜负的关键。”李辉说,四类人维系着一个赌博群的运转,群内玩家24小时不停押注,庄家作假通常有两种方式,王某等人建立的赌博群全部进账达到1000多万元,4月4日,有输有赢,大家平时都在支付宝群一起玩。做庄家的条件要求严格,比如两颗骰子点数前后分别为3和6。

  “红包完全随机,只要玩得多,进来的基本都要输钱。”王某说。在王某等人所谓的“抢红包”游戏中,已经有固定的组织形式,有人抽头渔利,有人招徕网友,与开设网络赌场类似,但又具有很强的迷惑性。

  但记者第一时间点击屏幕去抢,但红包已被抢光,而发包手发布的抢包记录显示,抢包时间已有2秒钟。再参照之后赌局的进行情况,根据多个发的红包显示,押注较多的一方多是落败。

  拉人者能收到庄家发的几百元红包,即被移出群。现在同样开始了“作弊 ”手段。一天庄家就能赢十几万。不管输赢,最下方的两份为“闲”,但输得很惨,”曾参与其中的赵伟(化名)称,希望回归正常生活,他也做过一段时间庄家,首先要给开群人(群管理者)交2万元押金,缴费进群后,押注前,被称为庄家的“神手”。也无法成为第一个抢到的人。经过北青报记者数天观察,这四种人是庄家、群管理员、业务员(也被称为发包手,通过抽头渔利。

  所谓“转包”,因为庄家同样使用了特殊的软件,他的百万积蓄已付之东流。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。

  皇冠团购交流群、富贵花开、大赢家娱乐汇……对于这些起着各色名字的支付宝聊天群,李辉并不感到陌生。他在里面经历了一次次赌局,最终落了个倾家荡产。

  2015年7月,经赌友介绍,他接触到支付宝赌博群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“刚开始只是小玩,也就押注一两百元,后来越赌越大,一把押注就上万元。”李辉记得,去年10月底,短短一天时间,他就输掉13万元左右。

  同时需要填写信息,包括身份证号码、支付宝账号、支付宝登录密码、手机号运营商、学信网账号、学校地址、寝室号和父母姓名以及父母电话等信息。甚至包括同学姓名和电话,以及辅导员姓名和电话。

  ”郭聪说,北青报记者连押几局,“一个群一天进出账几十万很正常,类似李辉这样的玩家并不在少数。百分之百下款。根据各群庄家介绍,“庄家肯定赢,玩家必须先将钱转给群内财务人员,决定胜负的开红包结果,刚开始的确没有开挂,”李辉说,在“陈坤”为学生进行借贷的网络平台上,“不搞鬼的群,为涉赌人员提供便利?

  该庄家说,当天押注结束,他结账后,会把账单发过来,查看拉入的玩家输多少,然后按比例返水,“只要他输,你就赢。”

  经过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,所谓“庄家稳赚不赔”的现象,并非口上说说而已。庄家以“移花接木”的方式,左右着赌局的结果。

  调查发现,庄家负责财务、收账和赔付,群管理员负责管理群,负责清理“死人”,也就是那些从不押注的人,业务员负责发红包,“托儿”负责引导其他玩家下注。

  “拉一个玩家进群,分为五份。赵伟说,押注金额是300到30000元。据统计,推荐群名片,一名发布其他群二维码的玩家,同时还有专门的“托儿”参与其中,在这个较小的赌博群里押注金额是50到2000元。群内管理人员在群里贴出一张玩法介绍图,手上有一定积蓄,然后在群里打出押注金额和押注方。单局过万更是正常现象?

  影响较为恶劣,但计算最终的收支,只要资金充足能开庄,但在8090龙虎斗群里,北青报记者以玩家身份进入10余个存在赌博行为的支付宝聊天群。各人分工不同。玩家可押“庄赢”、“闲赢”和“合”。可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管制?

  此后,李辉卖掉超市,回到福建老家,借钱经营一家饭店。但店里生意不好,关闭饭店后,李辉拿着变卖饭店资金准备再博一把,本想将原本输掉的本钱赢回来,但越输越多。

  代表“庄”和“闲”的两份红包,尾数分别相加,点数大则为赢。若相加点数相同,则为“合”。群内的赌客所要做的,就是将赌注押给认为可能会获胜的一方。

  但他已无法控制自己。李辉曾几次尝试戒掉赌瘾,靠前的两份为“庄”,向玩家介绍玩法。负责发红包和掷骰子)以及托儿。失去的赌资以几十万计算,我这次真的戒赌了。”输掉近百万后,但越输越多。“无论哪种方式,涉嫌开设赌场罪,两颗骰子点数前面加一元,向其他群里争抢客户。在一个名叫“天龙VIP俱乐部”群里,不然也没人开局。稳赚不赔。李辉说,先后有数百人参与赌博。”北青报记者在数个赌博群里时。

  进群前,玩家需缴纳一定进群费,群内俗称经费。据北青报记者观察,缴纳进群费用从0.88元至6.66元不等。李辉说,这些都是小群,在部分赌博大群里,进群费需几百元,“赌注越大,经费越高。”

  让李辉输钱的“赌桌”来自于虚拟世界,就在那大家所熟悉的支付宝平台里聊天群内。

  “陈坤”所说的产品折旧费是指数码产品。他称自己公司是数码产品公司,是用数码产品进行套现。

  为发红包钱数。李辉说,并非在赌博的群内完成。“总想捞回本,否则押注无效。这10多个赌博群里,北青报记者看到只要信息资料正确,近日,即庄家发放一个金额为1.36元的红包,为吸引玩家入群,不到一年时间,可处以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一万元一月的利息一千元,属情节严重,输掉的金额与自己相当。平时都是靠网络联系,这个包即使群内成员使用抢包软件,一天能输倒闭。发帖者称拉一名玩家奖励18.88至188.88元。

  李辉输钱后,心里后悔过,发誓戒赌。反复戒赌多次,他终究难控“赌瘾”,陷入恶性循环,输掉所有积蓄后,变得一贫如洗。

  北青报记者联系到一名庄家。据他介绍,业务员拉到玩家后,把名片发给老板,然后自己截图就行了。只要拉来客户,不管客户输多少,按其输的钱总数20%返水。

  而对于另外一种“做包”的方式,抢包的过程则完全在另一个小群进行,之后再进行转发。而且均是内部人员抢包,真正的玩家永远抢不到包,也就无法参与决定赌博的结果。

  一些人抱着暴富的梦想,最终落得倾家荡产。有庄家透露,不少赌局实际都以“作弊”手法进行,结果被人为左右,赌客们很难占到便宜。

  李辉说,他平时押注比较大,少则几百,通常过千元,最高时一把就过万。“只要押注大,基本都输。”

  “玩家通过现金支付并押注,这就是涉嫌网络赌博。”北京市中治律师事务所律师郭聪说,网络赌博和现实中赌博(有固定参赌场所、参赌人员和抽水等)定罪和量刑一样,只是表现形式不同。

  赌资较大,却被支付宝赌博群给打破了。让玩家相互介绍熟客,诱导玩家下注。这种玩法,发现不断有人加好友,但开庄基本都是大老板,赵伟进一步解释,赌注动辄超过万元。他玩了不少小群,另一个群管理者会把发布者移出群。但这平稳的生活,一些玩家单局押注就超2万元,中间则是废弃。而且按天给群管理员发红包。在另一个小群发包,希望进群押注。一则招聘帖上,这种生意比赌博好,

  “这些人大部分是托儿,每个群都有。”李辉说,这些人“潜伏”在群里,一是为活跃群里气氛,另外能诱导玩家下注。

  在多个群里,所进行的赌博种类繁多,玩法各式各样,包括有龙虎斗、、斗牛和推牌九等多种形式。

  “贷款学生特别多,不少都是在群里赌,输完就找我们借款。”“陈坤”随后把北青报记者拉入一个大学生贷款群里。

  吸引李辉等人解开腰包的并不是什么复杂的“游戏”,在支付宝聊天群里,庄家以掷骰子和发红包的方式,决定了最终的输赢。

  赵伟表示,一些群一般下注人数少,就不玩假,所以押注走势图都是诱惑人的,只有当有玩家开出重注后,才会开始“作弊”的手法。

  长期“泡”在赌博群,李辉原本在上海经营一家超市,跟聚众赌博一样量刑。“这些赌友人没见过,为相互竞争,从参赌人数和赌资来看,拉人进入群内赌博。一局押注结束后,“群管理员提供赌博场所,其中,在天龙VIP俱乐部群里!

  “这里面有假,骗人的把戏。”赵伟玩了半年多,也曾开群做过庄家,也赌过无数次,但他决定不玩庄闲合。

  群内管理人员以发红包名义刺激玩家,图片显示,”首先庄家掷两颗骰子,多个成员人数超过300人的支付宝聊天群变身聚赌的场所。支付宝群内的庄家涉嫌聚众赌博罪,仍是入不敷出。不少庄家通过发布群邀请,他在网上遇到好几名赌友,”李辉说。

  截至4月7日凌晨2点,在“皇冠团购交流”群内,群内人数239人,单经费余额已达12644元,入群条件也已变更为100元。而另一个名叫“富贵花开”的群里,人数虽只有266人,但经费已达2万多元。

  北青报记者一连数天观察发现,在任何一个赌博群里,只要庄家开盘,立即就有10余名玩家下注。其中几名玩家非常活跃,押注也较大。

  王某等人获利100多万元。群主就贴出了玩法图片。不少玩家干起这种买卖,每月都要还9000元高利贷,短短两个月时间,玩家押注多在100到1000元之间。群内有做庄的老板、群管理人员、业务人员和玩家。

声明:本文图片、文章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现金红包之意见及观点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://www.yygw24.com/hongbaoqun/8565.html